情怀小筑 > 文章列表
烟雨归程 (浏览次数:125)
发表于2009/4/21 6:43:00

烟雨归程

    每年例行性的外出学习,总是来去匆匆。这次说来岛城,没推辞,因为好多年不来了。

    记忆中的青岛,小巧清雅,错落有致,中西合璧的影子处处可见。外滩也不大,主要标志景观就是栈桥,还有远处的崂山和青岛啤酒。

    靠近城心,一天的学习很快结束了,还有半下午加半天的机动时间。一行人决定半个下午先逛逛新城。让大巴跟着是个大大的错误,因为停车位少且周末车次格外多。到处人流如梭,好不容易停泊下来,要眼观八路耳听全方。岛城的路口多,拿着地图也要细心看半天。

    阳春三月,步行街上最惹眼的当然是花枝招展的女郎,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娘们。还有一景就是大街休息椅上多了些花色烟民,其悠闲自得之神态,我直汗颜。咱不敢盯着看,和同伴漫无目的的逛到了另一处所在。这是十年前我没曾发现的,大半条街是宠物会馆,几千几万一只的小猫小狗鹦鹉鱼虫应有尽有,宠物展示宠物医院宠物沐浴宠物饰品琳琅满目。一个高中模样的女生在抱着雪白毛发的狗狗在流泪,可能是失恋了或者太想念它了。

    又过了半条街,是烟民市场,终于找到了组织。老板金斗笑迎,嘴吐白圈,神态悠然,海上演习的新闻津津乐道,俨然他是那老舰长。看了看橱窗里的烟斗,价格上百上千,无奈囊中羞涩。看到不太起眼的一枚,问了价格,并不贵,老板和烟民不做假,大方说这是抽大烟专用的烟嘴。大烟贵但烟嘴贱。老板说:“老板,现在时兴抽烟斗了,尝尝关东烟吧”我说:“我可不敢抽关东,只习惯抽白云。”想到家乡还有个烟友,就包了两包白云烟丝,可恨买得起烟丝买不起烟斗。
    岛城把全省的地名占全了。大巴顺着家乡一路来到
了信号山。海拔不足百米的小山转台上,雾蒙蒙中看了一眼栈桥,还是老样子。下得山来,入住比较高级的山下宾馆。昨晚睡的是硬板床,二十年不睡硬板了,大部分叫娘,何况吃不饱,上一个菜要二十分钟,等吃完了这个,前边的几乎消化完毕,一直饿。今晚领队找了个好地方,是军队区。高兴之余大吃大喝,酒足饭饱。老板娘抽着烟,领头不喝酒,和她唠了一下,问后边的别墅区怎么没牌子呀。老板娘说,这不是某某司令的行宫吗?将军楼,攀比呢,那个小娘们大骂暴发户也来岛城了,去年一年楼里的设备家具装修更换了三次,今年开春已经又换了一次,快来消暑了。我开的这店也是租她的,人比人那--。临走又特别嘱咐:没岗哨的气派楼,别乱去走动。有便衣。
    没人印证她说的真假,但没人不相信她说的话。
    回旅社再次见到路边气派而无牌子的别墅,没人敢再
前去探视了。
    一夜无话,只有几个温馨思念的问候,看着看着我就
睡着了。
   一早起来,变天了,才感知到爱人的温情,如果不是
早提醒,我可能也要和那两个穿单衣的傻帽一样在风中颤栗了。
    五四广场的外滩和奥帆基地遛了一圈,和石头姑娘和
比赛船和大海又近距离接触了一番,没多少观感。唯一的就是那预售378万的小船,都说拉到家乡的雪野水库里怪好。还瞥见了一个同伴挖了二十几只活蟹放到了水杯里,这个傻瓜。
   悠闲的和两个同伙顺着沿海走廊散步。石头碑记里说
海廊全程有四十多公里。有一段几乎全是木质的海边栈道,木栏上写满大大小小的字迹,多是“某某到此一游。某年某月某日。”顺着看,也发现祝愿家庭平安的,有个稚气的笔触写着:“我爱我的妈妈”“妈妈!我会坚强活下去!”眼睛马上湿润了起来。再一路西去,发现了一个规律,每隔一米左右,总有相同的一排黑字出现:“LOVE 雁--”,忽然又联想起写字的人来。他是谁?从深深的字迹和字体来看,像大学生。这排字延伸到了好远,直到我不想再看。或许,他写完了一支笔一匝笔;或许,他写满了八十里。或许,他写到实在没了力气--。或许,他先写字铭情,隔天会拉雁来见证;或许,他正和她依偎在一起,她看着他表达爱的誓言;或许,他失恋后无助,写完就投入了大海---无论如何,我敬佩他,即便是作秀,也要有作秀的勇气!
    回程了,沿海路旁一个个疗养院,某某总会第几疗养院
,某局第几疗养院,某处第几疗养院,比十年前多了多少倍无从而知,大家说笑着说赶明儿把某班级疗养院设在岛城。我在想我们的学习,就没有一丝异味吗?
    回程了,高速路旁不乏沂蒙山区破落的民房和校舍,
与岛城景色是两个世界。雨渐渐大了,透过车玻璃,一片片桃红溶解在了原野,一切都笼罩在了烟雨中,迷茫而朦胧。


手机摄城中村

就餐证

面对大海

面对大海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