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城工业区郭家镇小学 > 文章列表
读什么书,怎么读书 (浏览次数:23)
发表于2018/4/13 12:46:00

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会阅读某本书?为什么会是这一本?以我有限的阅读经验,这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松回答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有多深刻,而是阅读行为本身太复杂。实际上,阅读行为大多是出于个人性情的偏好。

那么,如何选择最适合自己阅读的书呢?首先是什么年龄读什么书,其次是阅读切合自身兴趣点的书,再次是针对自身的生命困惑展开阅读。

什么年龄读什么书在我这一代人身上是一个死结,首先是在我那一代人从阅读意识萌发的童年阶段到阅读结构基本固化的青年阶段,特别是童年和少年时期,并没有适合的书藉。其次是阅读之初的必要引领是匮乏的,没有人能够告诉我们什么样的书适合我们。这也是我那代人无不是读着金庸古龙琼瑶长大成人的根本原因,他们占踞了我们成长阶段的大部分阅读经历。不是说金庸古龙们完全不适合那个年龄段的我们,而是如果在正常的社会,应该有更适合那个年龄段的我们的书,阅读对象的长期单一,造成我我们这一代人格结构的禁锢与板结,比如男生喜欢行侠仗义走天涯,女生向往白衣飘飘骑白马。

 但是当今时代,不再有阅读对象匮乏之虑,适合阅读之初的书种类繁多浩如烟海。但是,这大大增加了阅读选择的难度。成年人很容易被时代裹胁,特别是现今为成功病所主导的时代。我的阅读经历有几十年了,但近来反思,绝大部分阅读是非主体性的跟风阅读,经常被时代的阅读风潮左右。比如,从2000年以来,阅读风潮一变再变,先是国学热,继而是历史热,然后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神学、成功学等热潮接踵而至。除令人憎厌的养生学与成功学,其他热潮我都曾经被动卷入。大家言必称“人是理性的动物”的时候,我便找来经济学方面的经典书藉阅读,并且写了几篇经济学论文发表在了核心期刊上;大家言必称法治维权的时候,我便找来法学大家的书藉阅读,一度参加过号称史上最难的司法考试,当然铩羽而归;大家言必称体制问题的时候,我自然又去读了一些政治学方面的书藉;而当信仰狂热开始在社会上弥漫的时候,我也不能免俗地读了一些宗教或神学著作。如今细细想来,这些书藉除了让我知道了一些概念,其实一无所获。更糟糕的是许多人在如我一般后,还自得于自己的博杂,把一知半解、似通非通当成了全面。这其实是对人性的败坏。反思这段阅读经历,我发现自己以前其实根本不懂读书,因为我非为自己的兴趣读书,而是为自己的恐惧读书:我恐惧于自己会落后于时代,恐惧于自己与他人无从交流。

所以,成年人的阅读,我以为建立在清醒的自我认知的基础上,只有充分了解自己的个性偏好与兴趣长处,只有深刻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困惑,把发展自己的兴趣与解决自己的人生困惑作为阅读的基点,才能有真正的阅读。这样的阅读,才能娱乐自己也壮大自己。比如一个气质阴郁个性孤癖的人,总是为人生苦乐所困挠,他的兴趣点在于现代派的文学艺术与哲学,这方面的阅读是必须要坚持的,但我却以为他还要大量阅读实践类宗教类的书,体裁不限。这样的目的就在于超越自身的限度,丰富自己的人生,如此方有真正的娱乐与壮大。

接下来就是如何阅读一本适合自己的书了。我认为,一本经过选择的书摆放在自己的面前,首先不是立刻翻开阅读,不用如此迫不及待,倒是要长舒一口气,让自己心静如水。为什么这样说呢?有的人有强烈的求知欲,但强烈的求知欲有时候会让人失去自我,不免会把自己当成一个什么都装的容器,要始终铭记,没有什么书值得我们全盘接受,没有什么书李有着十足的知识含量。与之相反,有的人看书,是为印证自己而看书,这样的阅读是偏执的,他只看对自己有利或有用的地方,永远也看不到不同的东西。一本书没有优点与缺点,他是一个整体。面对一本书,阅读者应当放下自己,让自己心静如空,只有这样方能自由的展开与文本的情感交流,不用问收获是什么,也不用评价这本书,因为我们已经与文本融合了。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